励志语录网

印第安人的传说

时间: 2021-07-13阅读:102次

导读:你要知道每一天都是你改变你的生活的机会。努力朝你渴望的方向前进。为了你相信的东西,刻苦奋斗;保持你的梦想远大,减少你焦虑。你不必做得比你能做的更多;只要每天都在进步。下面是小编为你精选的印第安人的传说:守护神郊狼柯帝的传说。

在一切一切的中心,宇宙的中心,矗立着一棵无比伟岸的大(木岑)树,称为尤加特拉希。这棵巨大的(木岑)树是宇宙万物的起源和载体②,它生机盎然,茂密的枝叶覆盖了整个天地。

三条巨大的树根支撑着宇宙树尤加特拉希,使它岸然挺立。这三条树根分别通往神国、巨人国和冰雪世界尼夫尔海姆。在这些树根的末端,分别有三眼泉水为宇宙树提供水分。

在最北面尼夫尔海姆中的那眼泉水称为海维格尔玛,在一片冰天雪地中,泉水寒冷彻骨,冷雾蒸腾。一条狰狞的毒龙尼特霍格盘踞在那里,日夜不停地噬咬着伸入泉水的巨大树根。毒龙生为恶魔,企图最终咬断宇宙树的巨根,毁灭世界。

巨人国所在的约顿海姆,和人类的大地一样,原来是金恩加鸿沟所在的地方。在这里,连结宇宙树巨根的泉水是由智慧巨人密密尔看守的,所以这眼泉水叫做密密尔泉。密密尔就是从巨人之祖伊米尔双臂之下生出来的那对巨人的儿子,从小就聪明非凡。在他看守泉水的时候,他已经成了一个老巨人。

密密尔泉的泉水中充满了知识和智慧,关于整个天地、九个世界里发生的一切事情的知识,都熔汇在这清澈透明的泉水中。因此,无论是谁,不管是神祗、精灵、巨人、侏儒还是人类,只要喝了密密尔泉里的泉水,就会变得既有知识,又富有智慧。

但是,老巨人密密尔却一步不离地看护着泉水,不让任何神祗或者巨人靠近一步。天地之间,从来也没有哪一个生灵能够喝上一口密密尔的泉水,除了老巨人自己。每天傍晚,当绚丽的晚霞把泉面映照得如诗如画的时候,老密密尔就会用一个精致的角杯汲上一杯知识和智慧的泉水,自己慢慢地享用。天长日久,巨人密密尔变得越来越老,但是每天不多不少的一杯泉水也使他变得越来越聪明而富有智慧。他知道天地之下已经发生过的、正在发生的和将要发生的一切事情。

有一次,奥丁在旅行途中来到了密密尔泉旁,正好碰上了拿着牛角杯去泉水中汲水的密密尔。看着清澈的密密尔泉水,奥丁的心中激起了追求知识和智慧的强烈欲望。

“智者密密尔啊,请让我喝一口这知识和智慧的泉水吧。”奥丁说。 “绝无可能。”密密尔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

“密密尔啊,知识和智慧是多么可贵;我奥丁追求它们的信念是多么坚定。密密尔啊,我愿用我所有的一切东西,来换取一口珍贵的泉水,以增加我的智慧。”

老巨人听了奥丁的话,有点心动了。最后他说:“奥丁,你这个难缠的神,如果你能够牺牲你的一只眼睛,把它丢到泉水里去,这知识和智慧的泉水,我让你随便喝够。”

奥丁这下有点犹豫。不过很快他就作出了决定,小心翼翼地把他的右眼挖了出来,扔到了密密尔泉水里。那只眼睛稳稳地落到了泉底,而且在知识和智慧的泉水里向上张开着。透过明净的泉水,它能看到一切宇宙中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和一切将要发生的事情。

奥丁然后也喝了很多密密尔泉的泉水,从此变得更加有知识和智慧了。虽然他因此失去了一只眼睛,而经常被称为“独眼神”或“独眼老头”,但也因为他的智慧超群而被称为“智者奥丁”。

宇宙树通往神国的那条巨根同样连接着一眼泉水。这眼泉水称为乌达泉,但它要比其他两眼要大上许多,看上去象是一个湖泊。

乌达泉永远如诗如画一般的美丽,泉面上水平如镜。乌达泉的泉水能够发出悦目的光亮,把神国和整个宇宙树照耀得一片光明。它的泉水也圣洁无比,生活在水面上的动物通体雪白。天地初开之时,两只山鸟飞来停栖在泉边,在水中游戏,圣洁的泉水使它们全身的羽毛变得洁白如雪,后来人们就把这种动物称为天鹅。

三位命运女神居住在乌达泉的旁边,她们的名字分别叫做乌达、维丹蒂和丝可特。命运女神三姐妹是宇宙树的守护者,她们每天都用圣洁的乌达泉水灌溉宇宙树之根,使它长青不衰。当宇宙树有了裂口时,她们就用乌达泉边的白色泥土为之修补起来。在三位命运女神的勤勉灌溉和精心照料下,宇宙树尤加特拉希枝叶茂盛、四季长青。

命运女神的另一项工作则是料理人类的生命线。

三姐妹中最年长的乌达,通常从纺线轴上把生命之线纺织出来,这样,人类也就有了生命。

年龄次之的女神维丹蒂负责用手捻线,测量出每个生命应有的恰当长度。可是,维丹蒂是个喜怒无常,性情大起大落的女神,这样,她捻出来的命运之线有时匀称美丽,有时却粗劣丑陋。人类的命运因此也不尽相同,有的人一生幸福快乐,有的人却命运悲苦。同样,她测量出来的生命线长度也不尽相同,因而有的人长寿,有的人短命。

最年轻的丝可特的工作相对要轻松多了。她手持一把剪刀,按照维丹蒂测量出来的生命线的长度,把它们一一剪断。当然,丝可特每下一剪,人类中就会有一个男人或者女人走完了他/她的生命旅程。

在宇宙树尤加特拉希的顶部,站立着一只羽毛雪白的公鸡,叫做吉伦卡马。这只白公鸡受命运女神姐妹之命,负责为天地万物计算时间。当天地间的一切生灵需要睡眠的时候,白公鸡就开始数数。当它数完六十乘六十再乘十二这么多数目后,就在宇宙树的顶部放声啼唱。同时,白天和太阳也分别从黎明宫殿和黄昏宫殿奔驰上了天空。

除了白公鸡吉伦卡马,宇宙树最高的一叉树枝上还停栖着一头巨大的鹰。这是一只非常雄健的巨鹰,当它翼动翅膀的时候,也就是世界上刮起大风的时候。这头巨鹰和树根下栖息在冰雪世界中的毒龙是一对宿敌,特别是因为在树枝间跳来跳去的松鼠拉它图斯克不断地在它们之间挑拨离间、搬弄是非。

还有四头美丽的小鹿在乌达泉边的树林中奔跑着。

宇宙开辟之初,众神之王把百兽召来。

“你们当中还有许多没有名字,”神王对百兽说,“有些不喜欢自己的名字。明天太阳升起以前,我给大家起名字。我还要给你们每只兽一支箭。天亮以前,你们到我的屋里来。第一位到达的,可以随意挑一个自己喜欢的名字,并且会得到一支代表力量的长箭!”

百兽都去准备了,柯帝对他的朋友狐狸说:“我要得第一,我不喜欢我的名字,我想叫熊或者鹰什么的。”

“谁也不希罕你的名字!”狐狸取笑道:“还是留着你自己用吧!”

“我一夜都不睡觉,准能得第一。”柯帝暗下决心。

于是,他找来两根小棍子,做了一个支撑眼皮的支架,“现在,我不会睡着了。”他这样想。

可是,他还是睡着了。一觉醒来,太阳早已升上半空。由于彻夜未合眼,柯帝的双眼于涩,什么也看不见。但他还是不顾一切向大神的居所跑去。

“我要当熊!”他大声喊着,以为自己得了第一。

屋子里除了神王之外,别无他兽。

“这名字已经被领走了。熊得了一支长箭,他是兽中之王。”

“那我叫鹰。”

“这名字也被领去了,鹰得了第二支长箭,他是鸟中之王。”

“那我就要鲑吧。”

“这名字也有主了。鲑得了第三支长箭,他是鱼中之王。现在只剩下最短的一支箭和名字——郊狼柯帝。”

神王把最短的一支箭给了柯帝。柯帝跌倒在神王的面前。他的双眼依然很干涩,神王可怜他的虔诚,用水洒了洒他的眼睛。这时,柯帝又闪出一个念头,去求灰熊换了名字。

“不行。”灰熊回答,“这是神王亲自给我的名字。”

柯帝失望地回到神王跟前。神王对他说:

“我故意让你最后一个到我这里来。我要使你具有一种神力。我要你去办一件事。办这件事必须要有神力。有了神力,你就可以想变什么就变什么。你如果需要帮助,可以把神力叫来。狐狸是你的兄弟,必要时,他也会帮助你,如果你死了,神力可以让你复活。你到湖里去,擒住四千水怪。然后,你按我的吩咐去做。神力就在那里。”

从此,柯帝有了一种非凡的神力。

老神王造出第一批兽之后,又派柯帝来到他们中间。因为古时候的人日子很艰难。再加上他们混沌蒙昧,老神王谕示柯帝除魔安民,教他们过上好日子。

柯帝首先捣毁了海狸的五个老婆在哥伦比亚河下游修筑的堤坝。

“你们把鲑鱼统统挡住,让上游的人挨饿,这怎么可以?”于是,他把五只母海狸变成了芦苇。

“从现在起你们变成芦苇,”他说,“永远生长在水边。”

这些话还未来得及讲完,从河口一带便涌来一大群鲑鱼,密密麻麻地把河面变成了暗黑色。柯帝在河边走,鲑鱼成群结队地在他后面游。从此上游的人就不必挨饿了,他们兴高采烈地都说柯帝的好话。

柯帝来到一条有许多鲑鱼的小河,他心想,应该教给他们修筑拦鱼坝。于是,他采棒树条编成网,放在河里。然后告诉人们怎样晒鱼干和储存鱼干。

柯帝来到一条大河边,教人们使用鱼叉捕鱼。他剥了一根冷杉枝,用树干作成尖利的鱼叉。

后来,他停下来教人们把鱼煮熟了吃。他教人们从火山顶上取来火种,把鲑鱼放在火上翻烤。还教人们在火上炖鱼汤,盖上青草叶,直到鱼肉软烂为止。

他和所有的人,一起举行了一个盛大的节日——鲑鱼节。

这时候,柯帝对居住在大河两岸的居民们说:“每到春季,鲑鱼都会到河边产卵。你们都应举行盛大的宴会,像鲑鱼节那样,欢庆鲑鱼的到来。然后要酬谢鲑神,感谢他送来丰盛的鱼鲜。你们的首领还要向诸神祈祷,求他们保佑你们网网丰收。节日一共五天,在这五夭里,你们不要用刀杀鲑鱼,只能在火上烤着吃,如果大家按照我的话去做,保证你们将永远有足够的鲑鱼。”

柯帝说完,又继续溯流而上,所到之处,全都受到热烈欢迎。当他来到谢兰河畔时,对岸边的居民说:

“如果你们给我一个年轻美貌的姑娘做老婆,我会让鲑鱼满河,叫你们不愁吃喝。”

但他们拒绝了。他们想,一个年轻美貌的姑娘怎会嫁给这么一个苍老的老头呢?柯帝一怒之下,用大石堵塞了谢兰河的河床,筑起一道瀑布。巨石挡住的河流,变成了谢兰湖,自此以后,没有一条鲑鱼有本领越过这道瀑布,这就是谢兰湖没有鲑鱼的缘故吧。

柯帝继续上路。一路上,他给山山水水都取了名字。他除魔平妖,造福人类。平服了冰人,战胜了暴风雪,使得那里的冬天不再那么寒冷。

为了迎接印第安人种的降生,他广植树木、浆果、草莓和卡玛斯蒜,供他们食用。

他教印第安人钻木取火,还制造了削物用的长刀和砍伐用的斧子,制成独木舟。

他教会他们制造箭筒和吹箭,教他们使用各种武器和捕猎。

他告诉印第安人,必须把鲑鱼洗干净。他把各种日常生活中的知识教给了印第安人。

他为人们做了许多好事,但也造了不少的冤孽。

神王对柯帝说:“你将永远流浪,为了赎罪,你将无休止的叹息和哭泣。”

这就是柯帝为什么总是通宵叹息和哭泣的原因,这就是郊狼柯帝为什么总是忍饥挨饿,孤独地在人间流浪的缘故。

柯帝在周游世界的时候,听说哥伦比亚河里住着一个水怪,名叫纳什拉赫,河里的一切生物都死在他手里。被杀的飞禽走兽实在大多了,以致百兽都不敢靠近河边,捕食淡水鲑了。

“我要帮助你们,”柯帝允诺他们,“不许水怪再来为非作歹!”

不过该怎么办呢?连他自己心里也没数。因此他只好求他的三个姐妹帮忙,他的姐妹全都聪明过人,世间的事,她们无所不知。柯帝有求,她们自然得帮忙啦。不过,刚开始,她们并不乐意:“你先得说说自己准备怎么办?”

“好呀,你们如果不想帮忙,”柯帝吓唬她们,“我就往你们居住的地方下暴雨,下冰雹了。”

浆果最不喜欢的就是下雨和冰雹了。

她们央求着说:“千万别这样!我们告诉你该怎么办。你要尽可能多捡些干柴来,点上篝火。再去拿五把锋利的刀子。纳什拉赫已经杀死许多多奇努克人。只要你驾着独木舟从他面前经过,他连你也会吞下肚去。”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我的好姐妹,我也是这么个打算。”柯帝回答说。

柯帝听从了姐妹们的计谋。捡了许多干柴和树脂,把五把尖刀磨得尖利无比,然后来到纳什拉赫居住的那个深潭里。水怪看见柯帝,并没有吃他,因为他知道,柯帝是一位本领极强的兽神。

柯帝暗想,这家伙肯定经不住辱骂。于是他开始百般的数落和辱骂纳什拉赫。果然,这家伙暴跳如雷,气得嗷嗷直叫。他猛吸一口气,把柯帝吸到嘴边,毫无准备的柯帝只来得及抓了几根棍子。

在水怪的肚子里,柯帝见到许多尚不知名的兽和禽,他们已经被寒冷和饥饿折磨得死去活来。

柯帝对它们说:“我要在这里生一堆火,给你们准备一些吃的,等你们缓过劲儿来,一起把水怪杀死。这样,你们就可以自由了。”

柯帝在水怪的心脏下面点起一堆熊熊的篝火。冷僵的野兽全都聚集在他的身边取暖。柯帝抓起一把尖刀,把水怪的心头肉一块块割下来放在火上烤。

群兽饱餐一顿,开始帮柯帝割断水怪心脏与全身联结的血脉,直到断了第五把尖刀,水怪的心脏才掉到了火里。

惩治了水怪之后,柯帝把兽民们召集到河岸上,大声说:“现在你们自由了!我给你们取上各自的名号吧。”

“你是群鸟之中黑夜里的卫士,就叫猫头鹰吧;你是兽类中最憨厚的,就叫浣熊吧;你是最有本事的树木医生,就叫啄木鸟吧;你是河中最大的,就叫鳄鱼吧。”

接着,他给松鸡等原本无名的禽兽都取了名字,最后,他自报家门道:

“我是百兽之神中最智慧最机灵的郊狼柯帝。”

然后,他转身对水怪说:

“从今以后,不许你再为害生灵,除非独木舟划过你的头顶,你才可以使它颠扑,你要终生遵守这条法规。”

从这一天起,就有了柯帝法。水怪再也不敢为非作歹,除了在特殊情况下,才会把划过他头顶的独木舟弄翻或吞没,但已经不经常发生了。印第安人也信守约定,通常把独木舟推到岸边,从水怪居住的地方绕行,决不从他头顶上划过去。

柯帝对无休止的流浪多少有些厌倦,便在圣彼埃尔河附近,筑了间印第安小屋。和他毗邻而居的是翠鸟小居和狼四兄弟的小屋。

而在河的下游,有四姐妹设下拦鱼坝,不让一条大鱼到上游来,害得他们的生活过得很艰难。

狼四兄弟毕竟是靠肉食为生,他们还可以捕猎到鹿和其它的一些动物,不愁吃喝,也能尽外甥的本分,经常分些肉给柯帝。可是翠鸟的日子就不那么好过了。翠鸟又叫鱼狗,当然离不开鱼喽,他又不吃肉,鱼又不够吃。等着翠鸟打鱼的柯帝,难得尝到鱼鲜,即使有也很难对他的胃口。

日子长了,柯帝有些受不了。他说:

“这还了得,我要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岂只她们四姐妹需要鱼,大伙也都需要,我得想个办法对付她们。”

话虽如此,毕竟四姐妹也没有什么恶行,自然不能以武力对付她们。柯帝在心里琢磨:该怎么做才能既不得罪她们,不跟她们争吵,又能拆掉她们的拦鱼坝,把鱼放行到上游呢?于是,他呼唤自己身上的神力来助他一臂之力。他问神力:“我要把鱼坝拆了,该怎么办?”

神力回答:

“想和和气气恐怕要费很大的力,你对付不了。”

柯帝说:“告诉我该怎么做就得了。”

“你沿着河道往下游走,扎进水里,变成一只小木碗顺流而下,姐妹们看见这只小碗,就会捞起来,带回家去。”神力给他出了个主意。

柯帝照着神力的办法,变成一只小木碗卡在拦鱼坝上。四姐妹采完浆果,从山岗上下来河边舀水,看见了拦鱼坝里的小木碗。

“喂,你们看,一只木碗。”一位姑娘大叫。

“哇,真好看!真漂亮!”其他几位姑娘都跑过来,大加赞赏。

这时候,站在岸边的小妹说:

“我看,这只来历不明的小碗肯定不是什么吉祥物,咱们还是别动为好,否则会倒霉的。”

“就你胆子小!”一位姐姐说,“一只小木碗能把我们怎么样?大概谁的独木舟翻了,漂流下来的,把它带回家吧。”

她们把它带回家后,做了一顿鱼肉饭,吃饱以后,把剩下的盛在小木碗里,留着下一顿吃,然后就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晨等她们醒来的时候,小木碗却是空空的,一点食物也没剩下。

“我对你们说过,这只木碗不是好东西,你们看怎么样?还是扔掉算了。”

“也许是老鼠偷吃了吧,”其他三位说,“怎能怪小木碗呢?”

能说什么呢?一比三,输定了!她们又烤了些鲑鱼,吃饱之后,仍放在小木碗里,然后上山去采桨果。

等她们回来想吃东西的时候,小木碗又是空空如也。

“这回你们该相信小木碗有古怪了吧!”小妹说。

如今,姐妹们心里不由得不信了,于是一起出门来到石滩上,小妹想用石头把小木碗砸碎,谁知木碗掉在地上,变成一个小男孩定定地看着她们。一位姑娘跑上前,拉起他的小手:

“多可爱的小家伙,好极了,我们终于有个小弟弟了,等他长大还可以帮我们捕鱼呢!”

“别碰他。”小妹赶忙说,“咱家不希罕他!”

不过一比三,小妹又输了。于是她们把小男孩带回家,小家伙实在可爱,总是笑眯眯的,讨人喜欢。

姐妹把小男孩喂饱,安排他睡下后,又上山采桨果去了。姐妹们刚出门,柯帝立即变成一个男子汉,来到河边费了很大的劲才把姐妹们修的拦鱼坝给拆了。然后又变成小男孩睡到床上

几天过去了,柯帝一直干着拆鱼坝的活儿。一天他正挖土的时候,采桨果的四姐妹回来了,她们到河边打水,看见了柯帝。

“哇,那个大个子正在挖我们的拦鱼坝呢。”姐妹中的一个喊道。

“这回你们明白了吧,我早就说过,这家伙是个祸种。”小妹气愤地说。

姐妹们抓起棍子向男子汉扑过去,猛击他的脑袋。这时,拦鱼坝正好倒了,柯帝也溜之大吉。

临走,还把四姐妹奚落了一番:“哈,你们姑娘家,哪里是男人的对手,别做梦了。”

他扔下她们,扬长而去,沿着河岸往上游走去,鲑鱼也跟着他往上游涌去。

有一次,他看到岸边的一户人家,实在太贫寒了,食难果腹也是常事,却有着两位十分可爱的漂亮姑娘。他很喜欢她们,于是决定在这里住下来,干一番事业。

柯帝经常带些鲑鱼到姑娘家串门,想打动姑娘的心,但姑娘们还是拒绝了他的求婚。柯帝非常生气:

“好吧,你们不愿嫁给我,就等着喝西北风吧!我立刻就让河流改道。”于是河水在那里拐了个弯,跟着柯帝的足迹流去。

后来,他来到圣埃尔河的源头,在那里,他又看中一位姑娘,为她修了一道堤坝,把鬼谷围了起来,以便她能打到更多的鲑鱼,但是,姑娘还是拒绝了柯帝的求婚。

他愤怒地把堤坝推倒,留下了鬼谷石滩,然后继续溯流而上,遇到一位海狸家族的漂亮姑娘。

这次那位姑娘没有拒绝他,但她的双亲却提出了一个条件:

“你要把所有的鲑鱼交给我掌管,使我有生之年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柯帝答应了他们,打那以后鲑鱼就不再来回游动了。

柯帝与海狸的女儿非常恩爱,特地修了凯特尔瀑布,即使在枯水期,这里也不会断流,给两岸居民带来了很大的便利。而且鲑鱼繁殖起来又特别多,特别快,海狸只要拿着木棍就能打到鱼。于是柯帝对海狸说:

“贪婪的人决没有好下场!凡是今后有人到这里来打鱼,你都要送给他们一份,这里的鱼足够大家吃的了。这样,你才能成为他们的首领。”

在柯帝的时代,雅诺特人居住在哥伦比亚河的两岸。雅诺特有七个美丽动人的女儿。柯帝见过她们,很想娶来做老婆,于是他向雅诺特人求婚。

“七个女儿我都离不开,”雅诺特老人答道,“她们可以给我的炉灶捡柴禾,离开她们,我就没办法生活。”

“我明白,你缺柴禾,”柯帝说,“只要你把其中一位嫁给我,我保证给你送柴禾来。”

“等姑娘们捡柴禾回来,我和她们商量商量吧。”父亲这样答复柯帝。

老头子等女儿们回来后,告诉她们,柯帝想娶她们中的一位做妻子。害得姑娘们通宵没合上眼,猜来猜去,都不知谁会嫁给柯帝这个丑八怪,不过,整天捡柴禾也实在太没意思了。

柯帝也是整夜没睡着,拿不定主意该选哪个为好。他决定挑一个最漂亮的,不过她们也都很好看,难以取舍。最后,他决定把七个姑娘全都娶过来。后半夜里,他打算不像以前那么傻,决定借助神力强迫她们统统嫁给他。

清早,在雅诺特牧场附近,河水冲来许多的树枝。老人命他的女儿们全都跟着柯帝到河边去。直到他们相信,冲上岸的柴禾可以供他们用很长一段时间,才答应跟他走。

柯帝带着七姐妹往上游走,把许多大树扔进河里,让它顺流漂到雅诺特那里,还在河的西岸栽了一片林子。这样,雅诺特就不愁没柴禾烧了。就这样柯帝实现了自己的诺言。

姑娘们实在太想家了,求柯帝让她们回家一趟,哪怕不多一会儿也好,于是她们按原路回家,一路上看到许多成堆的树枝和树林。她们明白以后不用再打柴了。她们开始商量怎么对付柯帝。

她们对他说,她们要留在家里,再也不愿跟着他到处流浪了。

姑娘居然如此欺骗他,柯帝气急败坏地把她们臭骂了一通,然后暗自诅咒雅诺特人(励志语录:www.biyaode.com)。尽管头两年的冬天很冷,但雅诺特的柴禾还够用,姑娘们以晒鱼干为生,倒也富足有余。

第三年,柯帝回来了,他把自己对他们的诅咒坦白地告诉他们:

“今年的冬天你们会因为背弃诺言而丧命。终有一天,有人会把你们祖宗八代的墓地挖开,同时也会把你们的柴禾堆搬光。”

说完,他把新栽的林子变成了石林。又命令神力使这一年的冬天奇冷无比,大雪封山。春天到来的时候,冰雪融成的巨流从山上奔腾而下,河水泛滥成灾,酿成巨大的洪水,把雅诺特牧场全部冲毁,沙石在洪水过后,又变成了一片石林。

兰花是个漂亮的姑娘。她的父亲是克利斯佩尔印第安人的首领。

有一次,兰花装了满满一篮子卡玛斯蒜到西边的奥卡纳贡人那里去。她知道那里住着一位年轻英俊的武士,名叫史克拉干。他是威武三勇士中的老二。姑娘真希望史克拉干喜欢她,向她求婚。

兰花登上西边的山脊,往下一看,眼前就是奥卡纳贡人一望无垠的河谷盆地。为了让小伙子一眼便看上自己,她在那里停下来打扮。她从篮子里掏出一把鱼背做的梳子,把自己的长发梳了又梳,然后把头发紧紧地编成辫子,再用红色的粘上给自己的脸抹上艳丽的颜色。

不久,她就看见三兄弟迎面向她匆匆走来。原来前一天夜里,兄弟三个都做了同一个梦,梦见有一位国色天香的姑娘会来找他们,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和他们相遇。哥儿仨看到姑娘如此艳丽,都向她求婚。其中的哥儿俩由于相互妒忌,竟然动手争斗起来。

柯帝正好走过这里,他看见那哥儿俩正在打斗,便把他们嘲弄了一番。他笑两个大男子汉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动拳头。兰花很不高兴地说了许多傲慢无礼的话。

这可把柯帝给惹毛了。

“好家伙!”他说,“我最不能容忍有人对我如傲慢无礼了!”

他唤来神力,把姑娘的下半身变成石头。然后又唤来神力,把兄弟三人带到他们做梦与姑娘相遇的地方,把他们变成三座山。

等他返回兰花的身边。看到姑娘正把卡玛斯蒜扔回克利斯佩尔人的土地里,她不愿意卡玛斯蒜长在奥卡纳贡人的领土。做完这些,她便执拗地唱起一首巫歌,把自己的全身变成了石头。

柯帝有些后悔自己的过分,于是便赋予她一种奇特的力量。

“你会成为一尊有求必应的石头,只要人们给你献上贡品,你就会使他们如愿以偿。”

然后,他来到三兄弟山跟前,对老二说:

“你是一座尖顶而挺拔的山峰。女人会永远钟爱你,就像那位姑娘一样。她们会采集你躯体的小碎块制成饰物挂在她们美丽的脖子和胸脯上。以后的人们会把这些小碎块叫做铜。”

柯帝又对老大说:

“你没有参加争斗,所以你会永远高昂着头,挺着肩臂。你的名字‘大乔巴克’将为世人所知。人们必须站在远处才能一瞻你的仪容。”

柯帝对老三说:

“由于你在打斗中被推倒在地,所以你只好永远低着头,成为一列低矮的山岗。”

世世代代以来,在克利斯佩尔草原上,每到春天,遍地都是浅蓝色卡玛斯花。花期过后,印第安各部落的居民都会云集此地,采挖卡玛斯蒜的球茎。印第安少女们喜欢在她们美丽的女祖先昔日梳理长发的地方流连。奥卡纳贡人称她为爱杜南斯,就是坐在山峰上的姑娘的意思。

当人类尚处在兽人时代的时候,在卡斯卡山顶的艾琳湖里住着一只叫做威斯普斯的海狸怪。他的红眉毛下面长着一双喷火的眼睛,爪子闪闪发光,叫人毛骨悚然。

艾琳湖中有很多的鱼,威斯普斯却不许沿岸的居民们捕捞,他想独自霸占,谁要是胆敢走近湖边一步,他就会用他那强有力的爪子把他拖进湖底,不是被水淹死,就是当他的点心。

兽人们饿得实在走投无路了,不得不去找柯帝帮忙。

“柯帝,威斯普斯实在大可恶了,救救我们吧。”他们央求道:“不然,我们就要饿死了。”

“行,我去把它除掉!”柯帝应允了他们的请求。当然,他也知道事情并没那么简单。该怎么办呢?虽然柯帝很聪明,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仍然束手无策。

他决定求助于他肚子里的三个姐妹。她们把怎么对付威斯普斯的办法,一五一十地对他说了。

柯帝按照三姐妹的吩咐,造了一根很长、很结实的木柄的渔叉。用一根麻绳把鱼叉拴在手腕上。然后,来到艾琳湖上,用这把鱼叉捕鱼。威斯普斯看见了他,伸出那巨大得令人恐惧的闪光大爪想把他拖进湖底。

柯帝没等他的爪子伸过来,就奋力把带着倒钩的鱼叉刺进了威斯普斯的肋骨,海狸怪痛得一头扎进湖底,绑在鱼叉上的麻绳也把柯帝拖进了水底。

他们在水底打得天昏地暗,连同湖岸的群山和大地都在颤抖,挣扎着的海狸怪在湖水中翻腾出一个深洞,从半山腰里穿出,顺山而下注入基德斯河谷,巨浪把海狸怪和柯帝冲进了这个新形成的湖泊,然后又打通了一条河床(雅基马河)穿过盆地,凡在他们停留下来打斗的地方都形成一个很大的湖泊……

柯帝想抓住树木或岩石,停下来休息,但是海狸的巨大力量总是把这树木和岩石击得粉碎,拖着柯帝越走越远,在柯帝抓过的地方形成了许多小瀑布和石滩。

最后他们来到大海边,精疲力尽的柯帝差点被迎面扑来的巨浪呛住。后来在他的三姐妹的指点下,变成一截松树干,被凶狠的海狸怪一口吞进肚里。然后柯帝变成一只猛兽,在海狸怪的腹中四处出击,直到海狸死去。

这时,柯帝又变成一个小不点儿,从海狸怪的喉咙里爬了出来。

柯帝在大神昂达特拉的帮助下,把妖怪的尸体拖到大河入海口的岸边。柯帝用利刀把尸体切成许多小块。他说:

“强大凶悍的威斯普斯呀!我要用你的尸体造就一个新的人类,他们将在这定居生活。”

他用海狸怪的肚皮造了一个新的部落,然后对他们说:

“你们将邻海而居,以捕捞鱼贝为生,你们会有矮胖的身材和短小的四肢。”

他用海狸怪的脚,造了克利基特部落。对他们说:

“你们将居住地安置在大百山以北直至大河一带。你们的腿脚敏捷,聪明伶俐。你们都是飞毛腿和好骑手。”

他用海狸怪的手,造了基伊部落,对他们说:

“你们将住在大河西岸。你们弓箭姻熟,喜欢舞枪弄棒,必然会强大无比。”

他用妖怪的肋骨,造了雅基马部落,对他们说:

“你们将居住在大山以东的雅基马河沿岸,你们是一切穷人的帮手和保护者。”

他用妖怪的头颅,造了穿鼻部落,对他们说:

“你们将居住在库库斯基和约洛夫河畔,你们是聪颖的民族,你们能说会道,善出主意,而且还是有经验的骑手,勇猛的武士。”

接着,柯帝把妖怪的头发,血以及剩下的五脏六腑全部收集起来,远远地扔到东边大山的外面。

“你们将是蛇河印第安人。”柯帝说:“你们是嗜血的暴力部族。你们将靠猎取野牛为生,过流浪生活。”

他忽然记起,他忘记了两件事:一件是他忘记给沿岸的新人造嘴巴;另一件是忘记了让他们睁开双眼。

当他回到那里的时候才发现。他创造的人正饥肠辘辘地闭着眼睛四处瞎闯。他很可怜他们,赶紧用石刀把他们的眼睛划开,在每个人的脸上割开一个嘴巴。

不过柯帝实在大匆忙了,石刀又太钝,所以有些人的嘴太小,有些人的又太长,所以沿岸印第安人的嘴巴都不好看。

从前,有五个狼兄弟,他们为了狩猎踏遍了天南地北。他们猎到鹿和驼鹿之后,总要分一些给柯帝。每天吃饭的时候,狼兄弟总要说说他们在天上看到了些什么。

有天晚上,柯帝问狼兄弟中的老大:

“你看见天上有什么,为什么愁眉不展?”

狼老二一声不吭。第二天晚上,柯帝又问老二:

“你看见天上有什么,为什么愁眉不展?“

老二也是一声不吭。接连问了四个都是如此,柯帝更纳闷了。

到了第五夭,柯帝又去问老五。老五对他说:

“如果我告诉你,我的兄弟们知道了,会生我气的。”

第二天清晨,老五对他的几位哥哥说:

“柯帝曾经问我,咱们说了些什么,还问我们在天上看到了什么。你们看,该不该把我们看到的天上的东西告诉他?”

五兄弟商量之后,决定把他们看到的告诉柯帝。所以,当天晚饭时,兄弟五人对他说:

“我们看见天上有两只兽,呆在我们头上很高很高够不着的地方。”

“走,咱们去看看。”柯帝好奇他说。

“咱们怎么才能到天上去呢?”小弟问。

“很简单。”柯帝说,“不用费什么力气就可以上天。”

柯帝找来许多箭,在每支箭杆上套一只环。然后,他往天上射了一支箭。箭钻到天上,嵌在了那里。接着,又发第二支箭,这第二支箭嵌在了第一支箭的环里,就这样一支接一支连成一串,天地之间形成了一条箭路。

第二天清早,太阳升起来了,柯帝和狼五兄弟攀着箭梯爬上了天空,老二还带了一只狗。他们花了不知多少个日夜,终于来上,看到了那两只兽,这是两只灰熊。

“别走近它们,”柯帝警告说,“它们会把你们撕成碎片。”

最小的两个狼兄弟胆子很大,他们走到灰熊跟前。老二老三也跟了过去,只剩下老大和狗站在外面。两只小狼离灰熊越来越近了。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灰熊看起来一点也不可怕。它们站着,直勾勾地望着狼,狼也望着它们。

柯帝走远一些,从远处看着他们的怪模样,不禁笑了起起来,他走到一边,埋首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

“这幅图画真不错,”他心里想,“如果把这幅图留下来该有多好。这样,未来的人们就会看到它,并且会说:‘天上这幅图画就是我们的历史!”

于是柯帝决定他们留在天上。五只狼,一条狗,还有两只灰熊,就像很早以前就在那儿似的。柯帝回到人间,随手把箭梯给毁了,狼兄弟就再也回不了人间了。现在人们叫它大熊星座。

每到晚上,柯帝都要出来,看一眼他在天空留下的杰作。有一次,他想:“如果我死了,有谁会知道这幅图画的含义呢?”便把云雀叫到跟前:

“你看见天上那动人的情景了吗?那是我创造的杰作,如果我死了,你可以向世人宣布,这是我干的。我希望世世代代的人都知道这幅图画的深刻含义。”

云雀到今天仍然宣唱着这首动人的故事。

有天晚上,柯帝流浪了一段时间口到家里,拾头望见天空又多了许多新的星星。

“天上的星星是不是大多了?”柯帝问云雀,“它们生得太快了,太挤了,就会掉到地上来,那人间可就得遭殃了。”

柯帝不禁有些担心。

“我还得到天上去一趟。这是我的本分,应该把它们料理好。”

柯帝又像上次那样来到天上,把所有的星星都召集到一起。然后,疏密有致地将它们安排在不同层次的位置上。他将一些星星面对面排在两边,又把一些星星横着排开,形成了一条天河。

他对星星们说:

“不要生育得太快,一个挨一个地排好。如果想挪个地方,可以带上一束飞光,飞来飞去。”

柯帝把星星摆成刀子的模样,有时这些星星在天空掠过,如同太阳落山,转眼就不见了。每到春天驾飞草长,百花盛开的时候,这种星星会给看见它的人带来好运。

柯帝在一次浪迹天涯的漫游中,越过喀斯克特山脉,来到乌胡尔日海湾的时候,已经饿昏了头。

在一块高鸳的岩岸上,他遇见了乌鸦,鸦嘴上叨着一块鹿油。柯帝心想,这鹿油的味道一定很美。看在眼里,想在心里,肚子越加饥饿。于是他开始盘算如何才能得到这块鹿油,想到妙处不禁暗自窃笑起来。

柯帝走近山岩,对乌鸦说:

“您好,大首领!你的歌声真是悦耳动听极了!我早就知道你是位英明的头领,就差亲耳聆听你美妙的歌声了。您能唱首歌给我听吗?”

乌鸦听到不可一世的柯帝居然称它为大首领,简直快乐疯了:“你真是行家!”

“哎呀,乌鸦大首领!”柯帝大叫.“你的声音的确优雅极了,如果唱支歌给我一饱耳福,真是荣幸之至。”

乌鸦得意志形地张大嘴巴,从岩顶传来一声尖利的叫声:

“卡·阿尔!”

甭说,那块鹿油终于从他那张大的嘴里掉到柯帝的手里了。柯帝笑得开心极了。

“得了,真是不敢恭维,什么英明领袖啦一饱耳福啦,都是骗你的!我饿了,一饱口福才是真正重要的!现在该轮到你挨饿了,傻瓜!”

看来,智者如乌鸦,也难免会在恭维面前败阵吃亏。

混沌初开的时候,人们没有火种。只有在由恶灵斯可可姆守护的高山顶峰才有火,恶灵怎肯把火种交给人类呢?他们害怕人类有了火就会变得比他们还强盛。所以人类只好过着茹毛饮血饱受寒毒的生活。

柯帝十分同情他们悲惨的遭遇,决心帮助他们得到火种。

他走了很远的山路,来到冰雪尘封的山顶。他看见三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日夜轮班看守着火种。一人当班,其余两个呆在离火种不远的窝棚里。换班的时候,看火的老太婆就走到窝棚跟前:

“姐姐,姐姐!起来看火去!”

天快亮的时候,天气特别冷。该顶班的老太婆总是磨蹭不愿走出小窝棚。柯帝想,要偷火种,这个时候是最合适的。他知道,老太婆准会追过来。她们虽说已经很老了,恶灵的腿脚也还是相当快捷的,怎么逃脱呢?

柯帝只好再次向肚中的三个浆果姐妹神求教。

三姐妹很不想帮他:

“我们给你出了主意,你随后又会说,我自个儿全都知道了。”

“好,你们不肯帮我!”柯帝知道三姐妹最怕的就是冰雹了,于是他仰头望天,高呼着:

“冰雹!冰雹!从天而降!”

三姐妹真的有些怕了:

“好了,好了,算你厉害!告诉你……”

未等她们说完,柯帝说:

“这正是我所打算的!”

柯帝从山上下来,把周围的兽人都召集到一起,然后把它们一一安置好,从恶灵守护的山顶一直到兽人的居所,排了一列长队,各就各位站得整整齐齐。

柯帝重又爬上山顶,等待黎明时分的到来,看火的老太婆还以为他只是附近一只不起眼的小兽呢!

黎明时分,柯帝看见值班的老太婆起身到窝棚前叫她的姐妹换班:“姐姐,姐姐!该起来看火啦。”

然后,她走进了小棚。这时候,柯帝飞快地来到火种旁,抓起一块燃烧的木头,向积雪的山坡下抛去。三个老太婆见有人偷火种,立即跟踪上来。她们边走边扔雪块挡住他的去路。他越过层层冰障,一路飞奔,但老太婆还是追上了他,他感到那灼热的气息就在他身后很近的地方。一个老太婆用爪子抓住了他的尾巴,尾巴顿时被烤得焦黑。所以,郊狼柯帝的尾巴尖是黑色的。

柯帝被灼热的气息烤得喘不过气来,一走到树林子旁,就倒地不起了。这时候,躲在一棵小云杉后面的美洲虎,马上从暗处奔过来,接过火种,穿过矮树丛,向山下跑去,来到几棵大树前,把火种交给狐狸。狐狸带着火种跑进灌木丛。

这时候,松鼠抓起燃烧着的松树枝,在树林中飞奔,由于风大火旺,松鼠的背上留下了一些黑点,尾巴也被火烤曲了。恶灵们还是紧逼不舍,她们想在林子边截住松鼠。

不过羚羊正在这里等着松鼠,羚羊是兽中的飞毛腿。她接过火种,越过草地飞奔向前,火种在兽类中辗转相传。

最后,火种只剩下一点火炭了,落在蹲在火边的小青蛙手中。小青蛙把炭火吞进腹中,使出浑身解数,飞速逃走。最小的那个老太婆死死地抓住青蛙的尾巴不放。青蛙毫不惊慌地奋力一挣,尾巴留在了恶灵的手中,青蛙却钻进了深深的河水之中,等她从另一条河流探出脑袋的时候,老太婆第二次追上了她,青蛙实在太累了,为救火种,憋足一口气,奋力把火种喷到了松树身上。大树立即把火种吞进肚里,恶灵们不知如何才能从树身上取回火种,只得灰溜溜地回山上去了。

柯帝却知道怎么从大树中取出火种,他向大伙示范,用两根干木条互相摩擦,或钻动,直到火花把干松脂点燃,烧起熊熊的篝火堆,取暖和煮食。

很久很久以前,人死了之后都得到精灵王国去。柯帝为此很发愁,他希望能让死魂灵复生,重返人间。

柯帝的妹妹死了,还有几个很要好的朋友也死了。鹰神的老婆也死了,鹰神非常伤心。柯帝为了安慰他,就对他说:

“死人是不会永远留在冥国的。他们就像树叶一样,秋天凋谢,春天又会长出来。当春花烂漫的时候,死去的亲人都会回来的。”

但鹰不愿意等到明年春天,他要立刻把他那死去的心爱的妻子带回来。于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柯帝陪同鹰一起到冥国去。柯帝在地上走,鹰在天上飞,朝着太阳落山的方向走了几天的路程,来到一个大水塘边,水塘的对面依稀可以看见许多的房屋。

“喂,有人吗?来条船渡我们过去!”柯帝大声呼喊着。

没有人回答,四周寂静让人直发怵。

“那里没有人,”鹰失望地说,“我们白跑了一趟。”

“也许他们在睡觉,”柯帝异想天开地道,“死人可能白昼睡觉,夜晚醒来。咱们还是等夭黑了再说吧。”

黄昏的时候,柯帝唱起了古怪的歌。很快,有四个精灵走出房子,驾着小船向他们划过来,和着柯帝的歌声,精灵们用桨打着节拍。没用桨划的小船在水面上滑行着,向他们驶来。

精灵们的船抵达岸边后,柯帝和鹰一起登舟向对岸渡去。快要抵达彼岸的时候,他们听到阵阵欢迎的鼓声和歌舞声。

船在靠岸的时候,精灵警告他们,“别进屋,别四处张望,闭紧双眼,这里是圣地。”

“不过,我们又饿又冷,还是带我们进去吧!”柯帝和鹰有些可怜兮兮地央求道。

于是,他们被带进一处四壁透光的草席搭成的大屋,屋子里的众精灵正在随着古怪沉闷的鼓点唱歌跳舞。一位老太婆用一只编织的瓶子给他们端来不多的一点海象油膏,让他们充饥。

借着这段时间,柯帝和鹰把四周从从容容地打量了一遍。屋子里布置得很漂亮,有很多精灵穿着节日的盛装,戴着美丽的贝壳和鲑鱼齿,头上插着鲜艳的羽毛。月亮在屋顶上放着银色的光亮,照亮这里的一切。青蛙坐在月亮身旁,多年以前,自从他跳到这里来以后,就一直跟随着月亮女神。她负责照看月亮,让她为唱歌跳舞的精灵照明。

鹰和柯帝认出其中有几个正是他们死去的亲友,只是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这里有外人。而且,谁也没留意柯帝身边的小篮子。他打算把亲友的精灵放在其中带回人间。

清晨,众精灵纷纷离席,睡觉去了。柯帝便把青蛙打死,把她的皮裹在自己的身上。天黑时节,精灵们回到屋里继续歌舞。他们并不知道,站在月亮边披着青蛙皮的是柯帝。

正当他们尽情歌舞的时候,柯帝一口把月亮吞进肚里。在黑暗中,鹰把几个精灵装进了柯帝的篮子里,把盖子捂严。然后重返人间。

走了好一段路,他们忽然听到篮子里发出喧哗声。几个精灵正在抱怨自己的运气不好。

“周围的人都在推我,挤我。”一个精灵唉声叹气道。

“谁踩了我的脚?”另一个抱怨说。

“我们的手脚被压得受不了了!”第三人抱怨着。

“把盖子打开,放我们出来!”几个精灵齐声喊道。

柯帝觉得很累,手中的篮子越来越沉重。因为精灵们已经复活了。

“把它们放出来得了!”柯帝说。

“不行,不行!”鹰赶忙说。

走了不久,柯帝把篮子放到地上,对他来说,篮子太沉重了。

“把他们放出来吧!”柯帝又说,“我们离冥国已经很远了,他们无法再回去了。”

于是,他们把篮子打开。这时,人又重新变成了精灵,像一阵风一样飞向亡灵岛去了。

鹰大骂了一道,忽然想起柯帝的话。

“现在是秋天,死去的灵魂像叶子一样凋落,等来年春天,百花盛开时,我们再去冥国试试!”

“不了,”柯帝说:“还是让死者的灵魂得些安宁吧!”

于是柯帝定下法律,死去之人永世不得重返人间。如果当时,他没有打开盖子的话,那些,死去的人就会像所有的植物一样,每到春天就会死而复生。

在人类还很年轻的时候,在蓝山上住着七个巨魔兄弟。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比红松还高大,比橡树还坚实。

人们都很怕他们,因为他们喜欢吃小孩子。每年他们都要到东方去,一路上碰什么吃什么。母亲们带着自己的孩子逃离自己的家园。但还是有不少的小孩落入他们的魔爪。人们很担心,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岂不一个也剩不下了?

谁有本领去对付这七个恶魔呢?

人们最后决定请柯帝来帮忙。他们说:

“柯帝是我们的朋友,他曾战胜过许多恶魔,这次他一定会帮我们的。”

于是,他们去求柯帝。柯帝答应替他们杀死七个巨魔。

不过到底该怎么做,柯帝的心里没有一点数,虽然他铲除过那么多的妖魔鬼怪。于是他去找他的朋友狐狸出主意。

“我们先挖七个深坑,”狐狸说,“挖在巨魔们去东方的必经之路上。然后在里边注进滚开的脏水。”

为了挖这七个深坑,柯帝几乎动员了所有的利爪动物。挖好以后,柯帝又带人向里面注进浑黄色的脏水。为了把脏水煮开,他的朋友狐狸往坑里扔进一些晒得发白的滚烫的石头。

七个巨魔开始像往年那样动身去东方了。他们昂首阔步,旁若无人,好不威风。他们知道,谁也不敢招惹他们。结果,掉进了七个深坑里,在滚烫的脏水里越陷越深。他们在里面死命挣扎,可是坑太深了,怎么也爬不出来,直弄得精疲力竭,把红褐色的脏水,喷得老远。

这时候,柯帝走了出来,让七个巨魔安静下来,巨魔们马上认出了他是谁。

“这是对你们恶行的惩罚,”柯帝对他们说,“我要把你们变成七座丑陋的高山,让所有的人都看得见你们。你们将永远站在那里,让世人记住,恶有恶报。为了不让你们再去残害百姓,就用一条深深的山谷把你们和人类隔开。你们中的任何一位都不能跨越它。”

柯帝唤来神力,然后把巨魔变成七座山峰。接着,柯帝又使劲拍打大地,在七座山峰下裂成一条深不见底的峡谷。

如今,这山就叫七魔鬼山,山脚下的峡谷叫蛇河鬼谷。七个巨魔喷出来的脏水,就是至今开采不完的铜矿。

本文标签:励志故事,印第安人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