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语录网

印第安人的神话

时间: 2021-07-14阅读:106次

导读:做少一点事。多数人都想要做太多事了。他们的生活中充满了待办事项清单,然后像个机器人似地要一件件搞定。抛开清单,想想看哪些事真的重要。别像个机器,只要好好的做你喜欢的事,而且把它做好。下面是小编为你精选的印第安人的神话。

远古的时候,胡得山的附近居住着一位名叫斐吉尔的青年武士。他的护身精灵是一只强壮的驼鹿。小伙子跟驼鹿神学了许多本领,很快就成为部族中最熟练的猎手。他对各种走兽飞禽的习俗了如指掌,大凡到他挑选的地方去狩猎,总是满载而归。

每次打猎的时候,他的护身驼鹿神总是提醒小伙子:

“知足者常乐!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捕获超过自己需要的野味。只有在你真正需要的时候,才能动猎杀之心。你要永远记住。”

狡猾的大乌鸦,是部族里的一个老头,他想出一个坏主意,唆使这位年轻的猎手违背驼鹿神的活语。狡猾的大乌鸦放出风声,说他成了巫师,大神托梦给他,告诉他今年的冬天会很长,很冷,而且会下几尺深的大雪。

“要尽可能多打野兽,”狡猾的大乌鸦对猎手们说,“我们要储存起一个冬天的干粮。”

猎人们听信了他的话,四处追逐野兽,尽可能多猎野兽,准备过冬。刚开始的时候,斐吉尔并没和其他猎手一起出狩,总是信守驼鹿神的叮咛,吃多少,猎多少。可是狡猾的大乌鸦总是死乞白赖地缠着他:

“大神托梦给我,说今年冬天的日子很不好过,大神让我们现在就得准备过冬的食物。”

斐吉尔有些信以为真。有一次他实在憋不住了,出门去打猎。刚开始他打了一只小鹿和几头熊。接着又遇到五只一群的驼鹿。除了一只受伤逃跑以外,其余四只都被他打死了。他哪里知道,那只受伤的驼鹿正是他的护身神只?

斐吉尔追逐那只受伤的驼鹿来到了密林深处。蹄印把他引到一处美丽的小湖边,那只受伤的驼鹿正躺卧在湖边的水中。斐吉尔正要涉水把受伤的驼鹿拖上岸来,谁知刚触摸到驼鹿的身体,就连同他的猎物沉到了湖底。

斐吉尔仿佛梦见自己躺在冰冷的湖底,各种动物的精灵围在他的身边。他听到一个声音说:

“把他拉过来。”

人形的精灵们把他拉向那只受伤的驼鹿那里。

“把他拉过来。”同一个声音又说道。

精灵们把他拉到距受伤的驼鹿更近的地方,紧挨在一起。

“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驼鹿神问道,“你看周围都是被你猎杀物的精灵。如今,我不能再做你的护身精灵了。你不听我的话,打杀了我的朋友。”

这时,那个声音又说道:“把他从这里赶出去。”

精灵们把他逐出水面,扔到湖岸上。

斐吉尔绝望极了,艰难地回到自己的家,刚进门就摔倒在地。

“我要死了。“他喃喃他说道:“我去过死灵魂居住的地方!”随后,他翻了个身,仆伏在地上,死了。从那以后,印第安人就把那美丽的小湖叫做死灵魂湖。在那平静的湖面下,安葬着成千上万的死灵魂,洁净透彻的湖水映着胡得山的面容,它高高地耸立春,仿佛一座死灵魂的纪念碑。

威名显赫的古塔维特,住在穆伊斯卡城,他是当地印第安诸部落中最强大的首领。邻近的许多部族首领都臣服于他。这些部落都是出于对他的极度尊敬而自愿俯首称臣的,因为古特维特出身高贵,德行超群,而且深孚众望。

在他众多的妻妾当中,有一位是他最宠爱的,她不仅出身名门而且美艳绝伦。不过,由于他的过分宠信和骄纵,又从未对她采取应用的严厉防范措施,她背弃了丈夫的恩爱而与她丈夫的一位亲信私通上了。

纸终究包不住火,妻子不贞的流言四起,传到了古塔维特的耳中。他想尽办法终于把好夫淫妇当场抓获。按照惯例,古特维塔处死了那个奸夫,可是对于他的爱妻,却没有加以惩罚。

自此以后,在所有印第安举行的各种集会上,都会唱上一首歌,述说古塔维特的妻子是如何背弃丈夫的。这首歌不仅在宫中,而且在他管辖的所有部族里都被广为传唱。部族的首领就这样教训所有的女人,并惩办对自己不贞的女人的。

古塔维特以此来让自己那位不贞的妻子忍受着屈辱难堪的折磨,使她不得不下决心结束自己的生命。就在她生下女儿之后不久,她选择了一个适当的机会,悄悄地溜出宫廷,身边只带了一个贴身侍女,怀抱着女儿,一路往大湖的方向奔去。来到湖边,她把贴身侍女推落湖中,然后自己带着女儿投身入水。

当时,就连住在湖滨小屋的萨满都没有发现这事。等听到水声响,萨满(巫师)立即从小屋奔到湖边时,已经晚了,救她已经不可能了。一位巫师立刻奔向宫中,报告此事。

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古塔维特立即赶到湖边。想搭救他的妻女已经没有希望了。他命令一个最有本领的巫师施下法术,命令他把妻儿从湖底下救出来。

巫师在湖面上点起篝火,然后在火中放几块扁平的石块。当石头烧得通红时,巫师把它投入水中,自己也跟着跳了下去。他在水中逗留了很久才出来,对古塔维特说他在湖底见到了娘娘和小公主。她们都还健在无恙,尽管巫师一再对她说,她的丈夫想念她,而且答应过去的事一笔勾销,永不再提,她还是不愿回来。

“她活着,”巫师说,“住在一个美丽的豪华的宫殿里,比她以前所住的宫殿还要阔气几倍,在她膝旁,蛇神正在休息。娘娘让我转告你,她和蛇神在一起很快活,因为她终于摆脱了不尽的折磨,她永远也不会回到那个令她如此不幸的地方了。她还让我转告你,失去她是你的过错。她会在那个世界里把你的女儿抚育成人,她将成为蛇神的忠实伴侣。”

这时候,古塔维特命令巫师再次潜入水,哪怕给他把女儿带回来也好。于是巫师重新施下法术,潜入湖中,这次他在水中呆了更久,最后随手抱出小公主钻出了水面,可是当他游近岸边时,古塔维特发现他的女儿已经僵死,而且两个眼窝空空的。这时候,巫师对古塔维特说:

“在娘娘耳边休息的蛇神让我转告你,还是把这个小姑娘送回她母亲那里吧,因为他已经把她的灵魂和眼睛取了出来,在我们的这个世界里,没有灵魂和眼睛的孩子,是谁也不会需要的。”

古塔维特明白,这蛇神的旨意,一切的一切都是蛇神设计好了的。他不想违背蛇神给部族带来不幸。他命巫师把小姑娘送回湖里,自个儿回宫去了。他为自己的不幸感到无比的忧伤,尽管她的爱妻曾给他带来痛苦和侮辱,他仍是爱她的。

这件事在穆斯伊卡不迳而走。人们从湖的四面八方涌来,带上祭品投掷在水里,向娘娘祈福,自此之后湖边道路纵横,热闹非凡。因为他们深信,娘娘始终是伟大的古塔维特的妻子,有权赐福和降祸于他们。

(二)

有一户人家,只有一个独生女。爹妈每天都让她到山上去放牧牲畜,因为除她之外,没有人来干这活。多少年过去,小姑娘已经出落成一位漂亮标致的大姑娘了。

有一夭,在一个小山顶上,她遇见了一位英俊的小伙子。

“嫁给我吧。”他对姑娘说,而且热烈地向她倾诉自己的爱情。

这个高大、健壮的小伙子打动了她的心,她同意了(励志语录:www.biyaode.com)。

从那以后,他们常常在山坡的密林里约会,如胶似漆。

小伙子时常让她从家里带些面汤来,你喝一口,他喝一口,吃得精光。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小伙子能跑善爬,仿佛满身都是脚。他能贴着地面,把身体拉得很长,他不是人,而是一位蛇神。可是,这有什么呢?在钟情的少女眼里,所见到的只是第一印象中那位体格匀称给她快乐的英俊小伙子。

一次,姑娘对小伙子说:

“咱们快有孩子啦。如果我的爹妈知道了,准会发脾气,还要百般追问,孩子的父亲是谁。咱们先商量好,准备把家安在哪里?”

蛇神对她说:

“我住的地方有许多禁忌,最好到你家去。不过,我不能随便出现在你父母面前。你能不能在你家磨房边给我我一个角落。随便一个墙洞,里面塞点擦磨盘的破布就可以了。”

“好,我家磨房那儿正好有块空地。”姑娘说。

“那好吧,你带我去那儿好了。”

“不过,你要到那儿干什么?”

“我就住在那里。”

“怎么可以,那儿太挤了,你会不舒服的。”姑娘有些心疼。

“没关系,我收拾一下,会很舒服的。更何况为了你受点苦也无妨。现在你告诉我,你住在哪儿,是厨房还是放粮食的小屋?”

“在厨房,和我爹妈在一起。”

“你家磨房在哪里?”

“就在放粮食的小屋。”

“那么,如果我到你家,你就得到放粮食的小屋来过夜。”

“爹妈不会让我一个人在那里过夜的。”

“你就对他们说,小偷要来偷谷种,你得守在那里。记住每次磨谷子的时候,都要抓把面粉洒在洞里。我就吃这个,别的什么也不要。别让人看见我,你在墙洞里随便塞块抹布就行了。”

“这么说,你不愿意见我爹妈啦?”

“先等等吧,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不过,你怎么可以住到洞里去呢?那地方很小。”

“别担心,我会有办法的。”

“随你便吧。”

“不过你要带我到那儿去,先把我放在围墙外边,夜里再带我去磨房。”

姑娘等爹妈出门以后,偷偷走进磨房,把墙挖大了些,好让她的蛇神在那儿休息,次日,她又上山到放牧的地方和小伙子幽会。

“我把墙洞挖大了些。”她对蛇神说,“这样可以让你舒服些。”

天黑时分,他俩一起来到姑娘家,姑娘先把情人留在牲口圈里,夜里才把他领进磨房,蛇神当着惊讶不已的姑娘,轻而易举地钻进洞里去了。

“奇怪,”姑娘有些纳闷,“我还以为他没本领钻进去呢!”

当晚,姑娘对爹妈说:

“小偷看上了我们的粮仓了,我得住到那儿去,那里放着一家人的口粮呢。”

爹妈同意了。姑娘把自己的铺盖拿到粮仓里。深夜,蛇神从洞里出来,和她睡在一起。每天,姑娘总是一个人去磨谷子,把面粉偷洒到洞里面。在出门以前,她总是用一块羊皮把洞口蒙好。她的父母谁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有个情人。直到他们发现女儿怀孕时,不由得非常吃惊,开始没完没了地盘问她:

“谁是孩子的父亲?”

姑娘总是一声不吭。他们试着单独轮番盘问,她还是什么都不肯承认。她的双亲无法可施,谁让他们只有这唯一的宝贝女儿呢?

分娩的日子到了。阵痛开始以后,姑娘的双亲守在那里,一刻也不敢离开。蛇神无法和自己的情人会面,又没吃的,只好独自搬到野外的洞里去住。

日子多了,蛇神饿得难受,便从姑娘身上吸些精血,把自己调理得肥壮丽光滑,皮肤也红润起来。不过他在钟情的情人眼里,还像以前一样迷人,只是发现他比以前肥了些,更有力了些。

为了不让爹妈发现那挖的蛇洞,姑娘把铺盖堵在了洞口边。

父母从自己的女儿那里一无所知,只好到邻居那里去探听。

“我家闺女不知跟谁怀了孩子,你们有没看到她跟附近什么小伙子有来往?”

“没有,没看到她和谁有来往,”他们说,有人反问她父亲,“你女儿在哪儿过夜。”

“原来跟我们一起住在厨房里,后来搬到粮房去过夜,把铺盖铺在地上。她磨谷子的时候都是一个人,从没看见有人跟她一起。”

“你们有没有问过她,为什么不愿你们守着她?”

“她说,她不愿意我们看见她分娩时的痛苦。”

这时,有人对老俩口说:

“这事只能靠巫师帮忙才行,我们普通人猜不出来什么道道儿。”

老俩口带着一束古柯叶子来到巫师那里,求他帮自己的女儿消灾解难。

“我们的女儿很不对劲,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她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巫师问。

“她怀了孩子,可这孩子的父亲是谁,我们也不知道,她又不肯讲,已经折腾好几天了,还没生下来。”

巫师从古柯叶子上看出了些眉目,对老俩口说:

“到粮房的地底下找找看,孩子的父亲就在那儿,不过他既不是兽也不是人。”

“那么,他是什么东西?“姑娘的父母吓坏了,“难道是什么妖怪?”

“是位小蛇神,他就是孩子的父亲。”巫师掐着手指头说。

“造孽,真是造孽。”老人们悲苦万分,“现在可怎么办呀?”

巫师想了想,对姑娘的父亲说:

“好在他的神力已经在你姑娘身上耗得差不多了,把他弄死并不难,只是你的女儿会千方百计的阻拦,最好让她离村子远些。等把她支走,就喊人来,拿上铲子和大木棍,到粮房地下的洞里打死他。但千万要注意,不可以让他爬出洞来,否则,他会施展神力把你们统统缠死的。打死以后,把蛇头割下来,埋到离蛇身很远很深的地下才行。”

“好吧,就这么干。”说完,老俩口就回家准备去了。

他们回去之后立即找了十个强壮的小伙子,准备好棍子和铲子,对他们说:

“明天等我女儿一出门,你们就到我家来,不过千万不可走漏风声。”

第二天清早,老俩口给姑娘准备好钱和干粮让她到很远的村落里去买些助产的药。

姑娘说什么也不愿离开她的屋子。

“你们为什么要我走这么远?我不去。”她发着脾气。

“你不去,痛死了也没人管!”她的父母吓唬她。

没办法,姑娘只好乖乖走了。

当人们看着姑娘的背影消失在远山之中时,立即集中到老俩口家中的粮房里。拿着主人分发的古柯叶,祷告完毕,便掀开姑娘的铺盖。

只见那是一个很大很深的洞里,躲着一条蛇,长着人一样的脑袋。一见有人来,立即把胖胖的身体挺得笔直,轻轻地摆动起来。说时迟,那时快,人们一涌而上,挥动棍子和铲子,把蛇剁成几段,把蛇头扔到老远的一个山谷里。从蛇身上的残伤里流出的血浸满了洞穴。

当蛇完全僵死的时候,姑娘回来了。她飞奔到粮屋里,看见洞里满是鲜血,一切便都明白了。

姑娘大喊着:

“你们为什么要打死他,打死我的丈夫,他是孩子的父亲。”

她不停地嚎哭着,哭声传遍了整个村庄。在哭喊声中她又开始阵痛了。这回,她生了,生了一窝小蛇,一窝带着美丽羽毛的小蛇,飞走了。

本文标签:励志故事,印第安人,神话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最新文章